leggmasonbillmillerfund

legg mason bill miller fund


反马 丁格尔战略  顾名思义,反 马丁格尔 策略就是将马丁格尔策略反过来,只要有利润就 加仓


  前面说过,外汇 市场和赌场的区别在于,外汇价格的涨跌不是一个纯粹的概率问题,而是一个 趋势


  那么这种 操作策略完全相反,适用场景也完全对立,最适合走出 上涨趋势的场景。


    我们来看看具体的操作。


    可见,如果保持货币升值趋势,理论上这种策略可以获得无限收益。


  但假设第五次加仓后币价下跌20点至1.3560,投资者将仓位减半。


  前期买入的8张合约卖出后,扣除浮动盈亏后实际盈亏为2元。


  .如果设定了固定的加仓 距离,这种价格反转后的 亏损是不可避免的,但如果你灵活一点,可以在价格跌到1.3561时抛出,避免这种亏损。


    如果你能准确预测到趋势即将反转,可以直接选择在前几笔交易中获利离场,那么你就能获得巨大的利润。


  即使没有这样的预测能力,只要能够严格按照这个策略去做,最后的损失也不会很大。


  但是这种策略的缺点是,以上都是非常理想的情况。


  由于市场的波动可以防止马丁格尔策略的亏损,所以也会限制 反向马丁格尔操作的盈利。


    此外,马丁格尔策略在长期使用过程中还衍生出一些变通策略。


  比如,为了防控风险,可以选择距离波段底部较长的空间开仓。


  在距离底部上升60点后,你可以开始反向短线,并逐渐增加反向马丁的位置,这样你就可以消除底部。


  一些累积的风险因素;另外,还可以选择马丁和其他技术指标的配合,比如30、60、200的均线位置,或者布林带的上行线,来配合不同的动态马丁位置。


  中国银行14日发布 2020年末离岸 人民币(6.5298,-0.0143,-0.22%)指数(ORI)。


  结果显示,2020年末中国银行 离岸人民币指数(ORI)为1.54%,较 2019年末上升0.19个百分点,刷新历史高位。


    2020年,主要国际货币在 离岸市场的使用份额继续演化调整。


  得益于中国跨境经贸快速恢复,人民币在离岸市场的使用份额逐季攀升,报收于全年最高位。


  中行分析,离岸人民币市场继续保持积极发展势头,呈现四大特征:  一是人民币跨境使用保持活跃,离岸市场人民币资金存量稳步扩大。


  2020年全年,跨境人民币结算量突破28万亿元,同比增长44%。


  人民币跨境收支规模扩大,带动境外人民币资金结存余额增加。


  2020年四季度末, 非居民持有的人民币存款约1.99万亿元,较2019年末增长7.8%,为离岸人民币各种投 融资规模的扩大 提供了资金保障。


    二是人民币与美元、境内外人民币 利差环境及政策环境较为有利,离岸市场人民币融资活动受到提振。


  2020年全年,美元与人民币利差呈前高后低走势,年末美债收益率上升,人民币与美元利差有所收窄,提升了使用人民币融资的吸引力。


  同时,境内外人民币利差总体趋向收窄,在岸市场较离岸市场人民币融资的成本优势有所弱化, 利率环境上利好离岸市场的人民币融资。


    四是增持人民币资产势头较为积极,官方储备中人民币资产占比续创新高。


  境外投资者持续增持人民币债券,年末非居民持有的以人民币计价的债券超过3.3万亿元,较2019年末增长47%。


  纳入全球官方储备的人民币资产规模折合2675亿美元,较2019年末增长约25%;占官方储备资产的比重为2.25%,较2019年提升0.32个百分点。


  (完)  三是境外央行提供重要支持,离岸人民币市场运行机制更加完善。


  部分境外央行对离岸人民币市场形成机制化、动态化调节。


  例如,香港金管局继续指定9家认可机构为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一级流动性提供行;新加坡金管局为当地市场提供不超过250亿元人民币资金,增强银行信贷中介能力和新加坡人民币市场的整体流动性。


  这些举措为离岸人民币市场平稳有序运行提供更好保障。


  在美联储本周即将召开 货币政策会议之际。


   经济学家们预测认为,美联储有望在今年年底之前开始削减每个月高达1200亿美元的资产购买 计划(QE)。


    彭博调查显示,约有45%的经济学家 预计,联邦 公开市场委员会将在第四季度宣布 缩表,14%的经济学家认为这将在第三季发生。


  整体调查结果基调较 3月份时偏鹰,当时较多受访者认为缩表是2022年才会发生。


    超过三分之二的受调查经济学家预计,美联储将在今年发出缩减购债规模的早期预警信号,其中预计在7—9月发出信号的人数最多(45%)。


  具体场合可能来自7月或9月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或者 鲍威尔对国会的半年度证词。


  8月底举行的年度杰克逊霍尔经济研讨会也是传递信号的可能场合。


    大多数经济学家预计,整个债券购买计划退出时间将持续7—12个月左右。


    在加息问题上,经济学家们普遍预计,美联储要到 2023年才会提高利率。


  这一时间点较此前3月调查有所提前。


  调查中位数显示,到2023年底, 美国联邦基准利率可能上升50个基点至0.75%,到2024年底,利率将上升至1.25%.  美联储新的货币政策会议将于当地时间本周三结束。


  市场普遍预计,美联储将重申将在美国经济实现就业和通胀目标方面“取得实质性进一步进展”后,才会调整购买量的计划。


    在利率方面,市场普遍认为美联储不会上调利率。


  经济学家们表示将仔细观察美联储主席罗杰斯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具体措辞,以了解是否存在QE可能逐渐减码的暗示。


    鲍威尔此前经表示,当美联储委员会认为其货币政策目标即将达成时,他将在这种变化发生之前就警告市场,且政策的变化将取决于未来实际的经济报告,而不仅仅是看好的预测。


    MirabaudAssetManagement首席经济学家GeroJung表示,鉴于美联储坚持将重点放在实质的经济数据上,今年启动缩表可能为时尚早。


  美联储可能希望看到一系列非常正面的数据,就像3月份的就业数据,然后再开始启动缩表程序。


  【美国 4月CPI创 2008年以来最大 涨幅,加息 预期提前】美国4月 消费者 价格指数(CPI)呈现2008年以来最大幅度的上涨,且涨幅超出预期,加剧了有关 通胀压力将持续多久的激烈辩论。


  美国劳工部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4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环比上涨0.8%,几大类别几乎全部上涨,表明企业在需求升温之际能够向消费者转嫁成本压力。


  不含食品和能源成本的核心CPI指数环比上涨0.9%,为1982年以来最大涨幅。


  超出预期的CPI数据公布后,美国国债大幅下跌,10年期国债收益率收盘时达到1.698%。


  4月CPI同比涨幅蹿升至4.2%,为2008年9月以来最大涨幅,因新冠疫情造成2020年4月指数格外低。


  这种基期效应也将影响到5月CPI同比表现,可能让当前有关通胀的辩论变得更加混乱。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