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ptocurrencyapps

cryptocurrency apps


回头看趋势是相当完美的。


  这种 回过头来再认识趋势的方法, 难免会让你忽略了构成趋势的随机 波动的重要性。


  然而,正是这种 无序的波动,让 你看对了,做错了。


    注意无序波动让 投资者在趋势中 亏损,让趋势在我们的交易中变得 不重要! 未来可能就是现在这种 金融占有大量的社会资源,然后又是超利润分配的这种模式,需要 调整


  到微观层面,小孩们报志愿找工作,不再选金融和银行保险。


  而且如果回过头去看,在上世纪50年代, 美国是出过一本凯德曼报告,核心就是要遏制金融 资本,扶持产业资本。


    如果说从 每一个国家每一个社会的角度,最保守的一定是政府,因为他是守城者,而对于全球来说,最大的守城者是美国,现在的格局对他的利益纠葛是最深的。


  所以美国整体开始调整,全都 是在做防御性的调整,大体判断会持续10年以上,就是在未来10年的过程中,美国内部一定是在调整。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桑德斯提议把平均最低工资每小时7块5美元提到15美元,虽然没有通过,但是他还是依依不饶,直接就说比尔盖茨要交税,巴菲特要交重税,主要是你们挣太多了。


  还有要想把人工智能推出去,那就要给失业人群每个月发1万美元。


  人工智能最典型 的是降低劳务就业率,降低福利和就业率,都能用机器。


  而人是现实的,要把这块守住,才能往前推。


    2035年之前,美国面临一些内部的不确定因素,咱们是太确定了,一步步走肯定是要走完的,大体上是用咱们的确定性来应对他们的不确定性。


   中国让美国感到挤压的就是中国的发展速度和这种发展模式,美国人感觉他扛不住。


  美国人用住的大房子,开的高能耗的车,中国要奔小康都按这个标准来,地球是扛不住的,一定会对美国利益产生巨大的挤出效应。


  所以美国一定要在 能源方面大做文章,拜登一上台就加入巴黎协定,围绕清洁能源做了很多工作。


    其实无非就两条,首先是能获取什么能源,然后就是把能源 利用好,把生产出来的东西分配好。


  怎么利用能源是科学家的问题,怎么把它组织是企业家的问题,怎么分配是政治家的问题。


    中国的应对是在 碳中和之前要碳达峰,言外之意在碳中和之前,中国是高碳排放,先把能源要用足了,但是这里面还是有不确定性。


    第一,现在对于新能源的认识是不是足够的?第二就是 传统能源的能耗方式是不是还有可改进的地方,我听说是中国这方面挺厉害,可以实现美国能源取用的方式,但是能耗还要大幅度的下降。


    掀起这一轮绿色金融全是中央央行,最早提的是英国的央行行长,金融口在重视绿色、重视能源。


  他们认为能源的变化、绿色气候的变化会带来金融危机,所以中央银行要维护金融稳定,必须研究这个问题。


  我觉得可能还是全球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之间进入了一个重新配置结构的关键阶段。


  根据巴塞尔委员会建议,第1组 加密 资产包括代币化传统资产、具有有效稳定 机制的加密资产,银行资本要求为至少等同于传统资产,稳定机制有额外要求。


  第2组加密资产包括比特币,必须 遵守新的审慎资本约束,即 1250%的风险权重。


  例如, 100美元风险敞口将产生1250美元的风险加权资产,当它乘以8%的最低资本要求时,最低资本要求为100美元(即与原始风险敞口的价值相同,因为12.5 是0.08的倒数)。


  换言之,该资本要求将足以吸收加密资产风险敞口的全部注销,而不会使银行的存款人和其他高级债权人遭受损失。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