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ier中文

frontier 中文


  /今天的 数据不大。


  真正有意思 的是,数据已经在线化。


  这正是互联网的特点。


  /  /在非互联网时代,产品的功能一定是它的 价值


  今天的互联网产品,数据一定是它的价值。


  /  /你千万不要想着用数据来改善企业。


   这不是 大数据


  你一定是 做了一些以前做不到的事情。


  /   尤其是最后一点,我非常赞同,大数据的真正价值在于它的创造,在于填补无数未实现的空白。


    有人把数据比作蕴含能量的 煤矿


  煤炭按照性质分为焦煤、无烟煤、肥煤、 瘦煤等,而露天煤矿和深山煤矿的开采成本是不同的。


  同样,大数据不是/大/而是/ 有用/。


  【 补充资本+ 压降不良中小银行 定增频现搭售 不良资产】为了持续补充资本,中小银行近年来频频定增。


  同时,出于借定增大幅压降不良贷款的目的,多数银行在定增方案中均加入了需同时买该行不良资产的要求。


  湖南耒阳 农商行日前披露招股书显示, 认购方在 认购新股份时需另行支付0.95元/股用于购买不良资产,以期在补充资本金的同时稳住 资产质量


  广东龙川农商行、广西凭祥农商行也均要求,在认购股份的同时需要分别购买1.5元/股和0.25元/股的该行不良资产。


  全球风险情绪的转变帮助美元止住了近期跌势, 美国股指期货盘中下跌也说明了 这一点,此前美元跌至3月初以来的最低水平。


  除此之外,原油价格回落 削弱了与商品货币加元,并为美元兑加元提供了一些支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六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 外汇 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32号), 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 信息公开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711号)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  案例1:北京籍王某非法 买卖外汇案  2016年11月,王某通过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非法买卖 涉赌 外汇资金4次 折合27.6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 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 处以罚款28.2万元人民币(6.4749,0.0027,0.04%)。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 征信系统


    案例2:黑龙江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7年3月至8月,张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18次折合52.4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0.8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3:河南籍朱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3月至4月,朱某通过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4次折合17.4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7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4:北京籍覃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5月至6月,覃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7次折合79.5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60.6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5:安徽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11月至2019年2月,张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6次折合20.6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6:浙江籍叶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2月至2019年5月,叶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9次折合46.8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1.9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7:四川籍潘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11月至2019年6月,潘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4次折合113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6.4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8:浙江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1月至2019年7月,李某通过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6次折合21.1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0.2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9:江西籍龚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8月至9月,龚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2次折合74.8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58.1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10:广东籍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20年3月,宋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4次折合56.9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79.4万元人民币。


  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随着 德国加快推广疫苗注射,人们押注经济将显著复苏,同时通胀也将随之飙升。


  再加上 欧洲央行 缩减了购债 计划,这已经削弱了德国 国债的避险 吸引力,同时也可能削弱意大利高收益国债的吸引力。


  麦圭尔说:“由于市场消化了欧洲央行的支持,德国 国债收益率上升,与此同时,这也给欧元区外围国家的借贷成本带来上行压力。


  /德国国债被视为最安全的债券之一,这反映了德国债券的稀缺性以及欧洲央行非同寻常的刺激措施。


  在去年 疫情期间,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近-1%的水平。


  但市场对欧洲央行可能在今年夏季开始缩减其紧急抗疫购债计划的预期正在升温,这可能会在借贷需求仍居高不下的情况下,消除一个关键的经济支撑。


  汇丰控股表示,迄今为止,量化宽松有助于弥补意大利和西班牙在疫情期间不断增长的财政赤字,但今年的情况可能有所不同。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