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obeaktien

adobe aktien


/ 金字塔/ 比重过大。


   货币汇率 上涨要遵循/涨的 次数比上次少/的 原则,因为价格越高, 接近 涨幅 峰值可能性越大,风险也越大。


  二、懂一点 技术分析,三分靠 能力,七分靠感觉。


   关键是要懂一点。


  如果你学的 太多,了解的太多,你就可以成为一个正规的技术分析师。


  为什么要做短线?学半天 修马桶,做一天短线技术分析 就可以了


   我应该学什么?十分钟线图 会画 趋势线,会用很短的均线,会讲解价格和成交量的表现等等。


  另外就是看市场指数,听 基本面消息,参与感受。


   油价飙升至一个月来的最高水平,打破 了长达数周的僵持,因 美国原油 库存的下降支撑了 全球 需求复苏的希望。


  纽约原油期货价格大涨了4.9%, 创下了3月下旬以来的最大涨幅,此前数周交投区间仅为5美元。


  美油、布油均创下3月24日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


  美国能源 信息管理局报告显示,该国原油库存经历两个月最大降幅后已处于2月以来最低水平;同时,一个衡量汽油需求的指标连续第七周走高,帮助了一直难以 突破每桶60美元的油价。


  美国和全球基准原油期货也双双突破了50日移动均线。


  圣路易斯ConfluenceInvestmentManagement执行副总裁BillO’Grady说,在任何市场中,总是存在看跌因素,但是现在我们已经突破了并到了 上行通道,这可能意味着我们会重新试探历史高点,如果不是突破它们的话。


  《21世纪》:中国应该如何防范输入性通胀风险?  明明:刚才我们也提到央行的判断就是输入性通胀的风险总体可控。


  那么在总体可控的背景之下,我们要怎么应对? 我觉得也要关注一些周期性的特征,实际上今年大家对于全球大宗商品比较担忧。


  但是实际上我们回顾一下去年,其实大宗商品的价格是很低的,油价甚至出现跌破成本线的情况,甚至有人在讨论会不会出现负的期货价格的可能性。


  因此,我觉得第一点,应对输入性的通胀,一定要有周期性的思维。


  比如,在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比较低的时候,我们应该增加战略性的储备,从而对冲未来可能出现的大宗商品冲高的风险。


  在去年的宏观环境之下,我们就应该尽量地增加国家的战略性储备。


  如果去年这个时候我们积累了比较多的储备,今年面对涨价我们就不慌,我们没有必要在价格高的时候再去增加购买。


    第二点,从企业端来说,我觉得也要更加积极地运用一些风险规避的金融工具,如套期保值,一系列的期货、期权等工具去对冲价格上行的风险。


    我觉得主要从这两方面去应对。


  当然对于国内的宏观政策,我觉得总体还是应该保持以稳为主。


    当前中、美两国不处于同一个经济周期  《21世纪》:近期,美国劳工部连续公布美国4月CPI和PPI,两者与去年同期相比均大幅增长,令市场通胀预期抬升。


  从近期公布的一系列数据显示, 美国经济是否出现过热的情况?  明明:实际上,目前的美国处在的宏观经济周期跟中国是不一样的。


  因为去年我们的 疫情最先得到控制,所以去年中国也是全球最先复苏的经济体。


  那么今年随着疫苗的推进,我们看到美国的疫情也已经得到初步控制,所以现在美国处在的经济阶段,更像是去年我们当时所处的阶段。


  就是疫情初步得到控制之后,大家的需求明显 回升


  这个其实大家也可以很容易理解,因为疫情的扰动可能压制了很多人消费、休闲,那么等疫情得到控制,大家可能心情也比较高兴和激动,消费的冲动也比较强。


  需要注意的是今年拜登政府推出的一系列财政刺激政策。


  比如,1月推出的1.9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通过直接支付给居民发放现金和支票。


  那么老百姓拿到现金和支票之后,购买的意愿就变得更强。


  所以,在这一系列的政策的推动下,美国经济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回升。


    短期而言,美国的经济数据CPI和PPI显示实际上美国经济出现了一定的过热的苗头。


  而且在未来几个月,这个苗头可能还会持续,因为四、五月以来,美国疫苗的推进速度比较快。


  此外,美国政府也在逐步放松一些防疫措施,包括对于出行和消费的一些约束。


  随着这一系列政策的推进,可能美国经济,特别是消费领域和服务业,可能会迎来更加明显的回升。


    《21世纪》:一些观点认为目前美国的通胀只是短期 现象,对此你怎么看?  明明:这种回升,特别是美国通胀的抬升,到底是一个短期现象,还是长期现象?当然,现在这个问题似乎众说纷纭,包括学界、政界、市场大家意见不一致。


  从美联储的角度,美联储一直认为这种通胀只是一个短期暂时现象,特别是去年以来,美联储修改了 货币政策的制度,推出了通货膨胀平均制度。


  过去美联储的通胀调控目标是2%,一旦超过2%,美联储 就会比较快地收紧货币政策,因为货币政策一旦收紧,那么通胀很快就会降温。


    但是,现在美联储关注一个平均通胀目标值,即美联储可以容忍一段时间的通胀上行。


  比如,在最近受到疫情修复、需求回升的影响,通胀出现了比较高的水平。


  不过,如果美联储判断它只是一个暂时现象,美联储就不会迅速收紧货币政策,这样将令通胀持续的时间更长。


  所以,这一点可能是货币政策和通胀的相互关系。


  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要看到中长期的经济结构的问题。


  从中长期来看,最关键的是整个宏观经济里的供需缺口。


  就短期来说,疫情的修复产生刺激,比如拜登政府给居民发放现金和支票的政策,会提升通胀,但是中长期来看,关键是供给能力能不能快速地提升,甚至会不会回到过去10年产能过剩的情况,这一点我想大家可能还没有定论。


    从我自己的观点来说,我可能相对偏悲观一点。


  我觉得目前全球产业链的重构可能会经历一段比较长的时间。


  比如最近大家比较关注的苹果的产业链,一些东南亚国家可能是比较主要的苹果一些零部件的代工工厂,那么现在受到疫情的冲击,可能未来要去选择新的、更加安全的生产场所。


  这都是要花时间的。


  更重要的一些原材料、产品,如芯片,可能解决起来就更加复杂。


    我们还要注意这些年全球对于绿色经济、环保和 碳中和的关注。


  碳中和实际上是一个比较长期的过程。


  从中长期来看,主要是要靠能源革命和技术进步。


  但短期来看,那么碳中和可能对于一些主要的能源生产,特别是化石类的能源生产,会有一定的约束作用。


  因此,基于全球产业链的重构,同时又叠加了全球的绿色经济、环保、碳中和的政策诉求这二方面的因素,我觉得从短期来看,对于供给的扰动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0 Comments